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就业指导 >> 正文

相关链接

房子并非幸福的等价物

[就业指导] 加入时间:2010/04/16 15:05:18 点击:

“房子是幸福的指南针,这是本世纪初最大的笑话和陷阱,我拥有几套房子,但拥有前,我为之奋斗时还偶尔感觉幸福,可是有了以后,我常常坐在宽大的房子里,反而觉得更深的空洞与迷茫,因为,你实现的目标并不是你的目的……”提到蜗居,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压抑、委屈、痛苦,甚至绝望,因此,当我听到中产问题专家卞秉彬先生动情的描述时,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类蜗居,各有“千秋”

“房子并不是解决幸福问题的基础”,中国中产阶层生活质量报告的推出者卞先生坚定的眼神加重了陈述的分量,“大城市房价均价在5000元以上,大学生若想拥有一室一厅的房子,万元以上的月收入持续拿到两年以上,有20万现金的前提下,才有资格谈买房。根据中国中产阶层生活质量报告,这样的大学生比例只占到15%左右,所以还是窄众群体。工资在万元以上者,有父母支持的富二代,有双方父母支持的结婚者,这三类大学生才能买起房。其他大学生,45%的人是蚁族,30%的人是和父母或亲人同住,蚁族中选择和情侣爱人同居的占到30%左右。由此看来,大学生蜗居的状态要分为几类:蚁族型蜗居、情人型蜗居和啃老型蜗居。”

蚁族型蜗居

不同种类的大学生,在蜗居的状态中,困惑和迷茫是不一样的。蚁族型的蜗居困惑体现在收入较低,异地工作的占比重较多,平均收入在2500元左右,这部分人月租最低为300元左右。近年来的工资连年难以看涨,即使10%的增长也只有两三百元,改变不了经济的窘境,所以他们仍然无法改变其蜗居状态。

情人型蜗居

蚁族中和情侣爱人同居的人,收入会高一点,两人收入会在3500至5000元,1000元的房租的话,每人分担500元。对情人型蜗居的大学生而言,恋人或爱人的不确定性、跳槽、工资不稳定,还有情感的价值观的变数,对性的开放程度等,都导致情侣蜗居的不稳定性。但最有意思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他们愿意为蜗居的稳定付出多少努力,经济上的困境并没有制约和固化他们的两性关系,情侣蜗居走向婚姻的概率并不大。

啃老型蜗居

和家人一起住,大学生对房子的支付成本为零。将近30%的啃老族,主要是由于工作的不确定性和消费能力的制约而采取了啃老的办法。但是,和家人同住带来的自我价值感的贬低和个人空间的不足成为他们最大的苦恼。

“工资高的人群当中,暂时走出蜗居状态的,跳槽的动力因素比其他人要更强,在解决了物质生活的压力之后,对自己事业的质量要求比其他族群更高,由此可以看到,蜗居大学生在两性情感关系的发展上,在事业的发展上,都遇到了暗礁”,卞先生如是说。

与其啃老,不如蜗居

啃老和蜗居,谁更可耻?

“不要鄙视自己蜗居,和父母住的100平米,远远不如自己蜗居的几平米”,在卞先生看来,蜗居是充满青春时尚和无限可能的舞台,是年轻人的专利。为什么?“因为,生活窘境带来的人生成功的信念和法宝是未来走向成功的基石。”他认为,蜗居的大学生完全可以把这份成长的阵痛转变为塑造自己的努力,享受它、善用它,而不是回避它。“我们完全可以用更高的要求来激励自己,比如去年我住4个平米,今年住8个平米,这就是进步。”卞先生建议大学生,将自己居住的平米数,作为衡量自己一年来事业成败的成绩单。

很多大学生为了分担房租而急于找男女朋友,异性合租大行其道,还有不少大学生不愿意租房结婚,这一切,都使本来单纯的爱情变得不那么单纯。“不要仅仅为了分担房租而谈恋爱或结婚,不要因为物质利益而使两性关系复杂化。”卞先生认为,在情感关系中应追求自我和利他主义。只有这样,才会有积累型的情感关系,而利益关系的两性情感播下的是怨恨的种子,很难走向婚姻。

在很多人看来,有了房子才有了自己,有了一切,因此,很多人不惜做房奴。“不要把走出蜗居作为成功,你应该占有的是你自己和你的生活,而不是房子,更不是被房子占有。自己要靠内心和价值观来支撑。租一辈子别人的房子并不是可耻的事,不要自己的房子也并非生活末日,房子只是生活的工具,并非幸福和成功的等价物。”

还有一部分大学生因为不蜗居了,就对工作和事业自满,裹足不前。“房子会越来越大,钱也可以越来越多”,卞先生呼吁大家不要提前退休,而应该“更多地蜗居,更久地蜗居。以享受蜗居的心,来主导自己未来人生的价值品味”。

放下房子,享受蜗居

“年轻人不蜗居,就不像年轻人,国外阔佬的后代都蜗居,他们以此为荣,以此宣布自己的独立。”卞先生给我描述了他心目中的大学生蜗居形象:“够酷的年轻人住的地方就应该是小小的,乱乱的,爱踢足球,床下搁着,爱弹古琴,墙上挂着,昨天吃剩的方便面里还有红红的胡萝卜……”

“蜗居着的大学生,既酷,又美。”卞先生用一句话总结了对年轻人“非正义的态度”。“我曾经认为有了房子,就有了成功,有了幸福,有了一切,但一个月后就觉得空虚难受,因为成功的动力源没了,所以觉得空虚和空洞。因此,房子能否让人幸福,全看个人的操行和智慧。如果没有友谊、亲情和爱情,房子只是个空壳。年轻人为什么要坚守陈旧的观念,做痛苦的房奴,而不是把有限的收入用在健身、交友、旅游等丰富和提高自己的地方呢?这样的生活不是更加多彩吗?”

“而且,一个人的经济困境如果总是由社会来解决,而不是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和方式去化解,这个社会一定是有问题的。不要再拿陈旧的价值观来解构现在追求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的价值。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带来自己独立的尊严和人格,这是每个市场经济中的人要思考的,要自己解决的,而不能指望别人给予。”

的确,个人的尊严从经济独立开始,经济独立从面对经济困境开始,一个人没有面对过经济困境,永远不可能实现经济独立,也永远不会有尊严。不过,卞先生也并非鼓励大学生一味追求经济独立,“经济独立的欲望是有大小的,不是香车美宅才是经济独立,品味和金钱没有等号关系,租的毛坯房,同样可以住出自己的品味和个性。我住在哪里,哪里就有我的品味和个性!”

在中国社会走向高度文明的特定历史阶段,大学生在物质生活上的挫折和压抑,是时代送给他们的礼物,只有欣然接受这份礼物,才能更理性地看待钱和精神的问题,也才能在事业和家庭上建立责任心,才能活出真正的自我。